听说你要结婚了(听说你要结婚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听说你要结婚了)听说你要结婚了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叫做《听说你要结婚了》,是作者“离家出走的小怪兽”写的小说,主角是曲娆墨时谦。本书精彩片段:江雪竹这才想起来身后还有个人,想到自己刚刚那番被拒绝的主动,微微红了脸曲娆看出她的不自在,就此提出告别:“谢谢你们带我来这里,接下来我就不跟着你们了,你们玩吧”说着,她转身去了另一个角落,受视野限制,墨时谦看不到她,她却能把他的一举一动看得一清二楚墨时谦在抱着肖妗楚玩牌,赢了就把赢回来的筹码塞到她手里,肖妗楚笑容娇美的亲了下他面颊,曲娆咬唇,眼看着墨时谦不仅一点没有抵触,反而还顺势便在肖妗楚……

小说:听说你要结婚了

作者:离家出走的小怪兽

角色:曲娆墨时谦

经典小说《听说你要结婚了》是网络作者“离家出走的小怪兽”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墨时谦抬头望了眼曲娆家的窗口,里面亮了灯,但窗帘仍旧拉着。他调转车头,驱车离开。窗帘后,曲娆目送他离开,回到客厅,面对着五十平米的小房发了一会儿呆。房间不是乱到不能见人,她只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留墨时谦过夜…

听说你要结婚了

第4章 免费在线阅读

墨时谦感觉她还算识趣:“地址。”

他给曲娆的机会已经够多了,但她三番四次地拒绝他。

他可以精神上对她忠诚,至于身体,偶尔还是需要短暂的放纵。

女人娇娇的笑,隔着电话抛了个飞吻:“老地方。”

墨时谦抬头望了眼曲娆家的窗口,里面亮了灯,但窗帘仍旧拉着。

他调转车头,驱车离开。

窗帘后,曲娆目送他离开,回到客厅,面对着五十平米的小房发了一会儿呆。

房间不是乱到不能见人,她只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留墨时谦过夜。

三年前,她父亲被骗投资失败,一气之下中风瘫痪,曲家宣布破产。

她从大别墅搬到了普通小区,从千金小姐跌落成普通社畜。

因为无法面对曾经一个圈层的人奚落的眼神,逃避性的离开惠城,去了凉州。

墨时谦跟林夕,是唯二表示患难见真情,对她不离不弃,没有落井下石的人。

正陷入回忆,手机响了。

林夕咋咋呼呼的声音传出,打破了一室的寂寥。

“娆娆啊娆娆,你让我说你点什么好,像钻戒这种东西你也能说忘就忘,要不是我回来打开包一看我都不知道,这东西竟然被我顺手带回来了。”

曲娆愣了下,笑了:“我还以为是我忘在了夜店,知道它在你那我就放心了。”

林夕哼了一声:“放什么心,这戒指怎么着都得值个十几万吧,本姑娘正缺钱着呢,你趁早把它拿走,免得我见钱眼开,做出什么丧尽天良,天理难容之事。”

曲娆懒洋洋地起身,坐到梳妆台前开始卸妆,年纪越大,她越发注重皮肤的呵护和保养。

要不是曲家破产,她也不会意识到,原来女人的美貌是最有利也最容易贬值的本钱。

至少没有这张脸,墨时谦不会明知她今非昔比还苦等她三年。

“你缺钱?”

曲娆留意到了林夕话里的关键点:“怎么回事?”

林夕哈哈一笑,话里却很有深意:“还能是怎么回事,给人打工一辈子,也就一辈子是在别人跟前捧饭碗的,永远都被人吆五喝六,抬不起头来。

正好这有个机会,我决定裸辞创业,跟人合资开公司,目前已经准备的倾家荡产,穷到走路都低着头,指望能捡一两个硬币……”

曲娆愣了愣,把乳液放到一边:“你在办什么公司?”

林夕说:“还能是什么公司,老本行呗,现在创业初始阶段,我们都没钱请员工,什么都是自己干,我是写代码的,公司做游戏编程……”

曲娆突然问:“游戏,那需不需要美术设计?”

林夕说:“我正愁这个事呢,娆娆,设计圈还是你熟,你看看能不能帮我们找一个稍微有点技术含量,又能接受老板拖欠两个月工资的……放心,第一个客户已经在谈了,一旦第一笔订单能拿下,欠的工资我们三倍还!”

曲娆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会儿,笑了。

“你看我行不行?”

林夕那头沉默两秒,尖叫出声:“娆娆,你这么够意思的吗?”

她兴高采烈:“你要是真能来,别说工资,我给你股权。”

曲娆卸完妆捏着手机懒洋洋往洗漱间走。

“明天见面细谈吧,我今天得睡了。”

林夕喊了声别,声音放小了点:“那你现在的工作怎么办啊,你才从凉州调回惠城。”

曲娆打了个呵欠:“申调没通过,我把老板开了,正准备过段时间出去找工作呢。”

林夕这才放心,又兴奋地拉着她畅想了阵儿未来,曲娆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过了会儿,总算是把电话给挂了。

回到床上,她躺着,闭目养神,又忽然想起凉州那个恶心人的前老板。

他因为墨时谦帮她搞定了那个大客户,认准了她是用不干净的方式得到的单子。

话里话外暗示她陪他上床,隔三差五动手动脚。

在她这碰了几次钉子,就开始公然在公司里挤兑她。

真是恶心妈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不然她也不会一怒之下辞职,再回到惠城白手起家。

虽然名义上,她坚称自己是被墨时谦感动,为了两人的未来着想。

但……男女之间不就那么回事吗。

他骗骗她,她也就骗骗他。

两个人互相欺骗一辈子,不掉马,或者明明掉马却还是愿意把对方包容下来,就成了值得歌颂的所谓爱情。

曲娆裹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开始有了点睡意。

手机却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在凉州的时候,因为那个恶心人的老板恶意散布她的联系方式,有不少更恶心人的男人给曲娆打过恶意骚扰电话。

时间一长,曲娆养成了一个好习惯,不接陌生人的电话。

她滑动屏幕,选择拒接。

过了会儿,手机又响了。

这回是那家夜店的客服。

她想了想,接通了。

杜雨态度很好:“曲小姐吗,抱歉这么晚还打扰您,我们仔细查了下店里,并没有找到您提过的那枚钻戒……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来下店里,亲自看一眼监控?”

曲娆这才想起自己还在那边挂着失物招领,充满歉意道:“我已经找到了那枚戒指,不好意思,白折腾你们一趟。”

挂断电话后,杜雨立刻给顾南风发微信。

【客户说已经找到了戒指,拒绝了再来店里。】

良久,对方回。

【好,我知道了。】

酒店里,顾南风烦躁地开了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端着酒杯遥望窗外车来车往的夜幕,眸色冷沉无比。

钻戒,订婚。

呵,三年不见,备受煎熬的原来只有他自己。

她倒是一如既往,逍遥快活。

右手的袖子被挽到手肘,露出的小臂肌肉紧绷而性感,然而一道蜈蚣般细长扭曲的疤痕破坏了一切的美感。

目光落在上面,想到三年前那个充满了疼痛与屈辱的雨夜,顾南风眼中冒出森冷的寒光。

曲家大小姐,曲娆,娇贵的小公主。

趋炎附势,两面三刀,嫌贫爱富,用完就扔。

像她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也配订婚,也配得到幸福?

一口饮尽杯中酒,水晶杯被人扔到地面,摔成碎片。

顾南风拿出手机,给人打电话。

“邵十一,帮我查个人……”

对面声音充满了被人打搅好梦的不满。

“又犯病了?全国那么大,曲家破产后全家都搬离了惠城,我上哪去找她?”

顾南风凝视着窗外夜色,眸色暗沉:“不,这一次,我要找的人,就在惠城。”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