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徐牧司虎)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最新小说

火爆新书《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李破山”,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捅死了我的好马,几日前花二十两买的”徐牧淡笑“你放屁,那是老马——”杀婆子颤着手,急忙捂住马拐子的嘴,脸色肉痛至极,又颤巍巍地摸出一袋银子,递到田松手里早知道就把这二十两用作收买了,但先前又哪里舍得田松数了数银子,满意地吊在腰下“滚!都他娘的滚,晚了半步,全拖到天牢!”霎时间,原本还不可一世的几十余人,各自践踏奔逃,哭嚎声传遍了几条巷子有个背长棍的老打手,似是很不服气,嘴碎了两句,被……

小说: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

作者:李破山

角色:徐牧司虎

如果你喜欢看军事历史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李破山”的一本书《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简要概述:”小村妇哆嗦着身子,一时不知该如何。“阿娘,弟又饿了。”外头,女娃带着哭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徐牧转身开了门,沉默走出去,也不顾小村妇的犹豫,和司虎一人抱着一个孩子,便往村口走…

姑娘别怕,为夫真是好人

第17章 免费在线阅读

“二、二钱银子!”小村妇涨红了脸,曾经村里力气最大的青壮,每日去拼命干活,也刚好是二钱之数。

她以为徐牧在骗她,这年头,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哪里还会有。

“官、官人,我让你打桩儿,你带娃去吃顿饭,我不收你银子!”

徐牧沉默地立着,面前村妇可怜兮兮的神态,让他越发胸口发涩,不是圣母心作祟,而是良善之心受到践踏,践踏得血肉模糊。

“我不骗你,去了老马场,不会让孩子饿肚子。”

小村妇哆嗦着身子,一时不知该如何。

“阿娘,弟又饿了。”

外头,女娃带着哭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徐牧转身开了门,沉默走出去,也不顾小村妇的犹豫,和司虎一人抱着一个孩子,便往村口走。

“你即便愿意做乡村野妓,也要给孩子争一口吃的,所以,这等时候,你还在怕什么!”

小村妇抬起头,咬了咬牙,打了个小包裹,便跟在徐牧后面往前走。

“村中有人愿意去老马场做活的,可一同随行。”徐牧回过头,掷地有声。

可惜的是,除了先前的小村妇外,其余的人,脸色尽是带着惊怕,纷纷往屋头躲去。

五六个懒汉,从地上捡起石子,愤怒地往小村妇狠狠扔去。

“你自个在村里卖便成,现在倒好,还要出村卖!你整个都脏了,还想着有官人老爷讨你为妾?”

司虎放下孩子,老规矩抽出朴刀,吓得几个懒汉,慌不迭地往后跑。

“司虎,收刀。”

徐牧转过身,发现跟着的小村妇,已经满身是泥垢了。

“你叫什么?”

“官人,我、我叫喜娘,官人我等会便去洗干净身子,我还带了新衣。”

徐牧顿愕,敢情到了现在,喜娘还把他当成寻花问柳的恩客。

“喜娘,我问你,为何那些懒汉,不想让你出村?”

“有人路过村子……打了桩儿的话,这些人要、要抽银子。”

“与他们何干,还要抽银子?抽多少?”

“半数。”

怪不得活不下去,即便是做个贱营生,还要被二道贩子刮一刀。

也由此可见,四通路附近,已经是不能指望收粮了,到时候还需驾着马车,去远一些的村子。

“官人,你可得小心点,这些个人,和山匪有交情的,连村长都被他们害死了!”

徐牧有些无语,不知不觉的,似乎又把梁子结下了。

一路问着,约两炷香的功夫,一行人已经走到了老马场。

“徐、徐郎。”

刚停下脚步,姜采薇已经端着一碗茶水,脆生生走了过来。

“采薇,先带孩子吃点东西,然后这位叫……喜娘,你带着她一起干活。”

小村妇喜娘原本害怕的眼神,待看见了姜采薇后,才难得松了口气。

那两个只剩皮包骨的孩子,看着也可怜,姜采薇红着眼睛,急忙把瓦罐搬来,刚要转身拿碗。

却发现两个孩子已经蹲在地上,用手舀起瓦罐里的糊糊,大口地塞入嘴巴里。

“娘,娘也吃。”

小村妇尴尬笑了声,也如同孩子一样,半蹲在地,一家三口围着瓦罐,不停地刨着糊糊,几下功夫吃了个干净。

在场的人,即便是远些的五个赶马夫,尽皆是叹出一口长气。

这个世道,能好好活下去,已经是莫大的本事了。

“东家,人手少了些。”陈盛抹了抹额头的汗,几步走来。

即便是现在,加上了喜娘,也不到十人之数,要重新修葺整个老马场,可是一件小工程。

忙活了大半天,陈盛几人劳心劳力的,也只围了小半圈。

而且,到时候还要收粮食,酿酒蒸馏,人手铁定是不够的。

“村子里没男人了,都被山匪祸祸了。”徐牧语气担忧,最初的想法,他是想就近招揽些人手,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东家,要不然,今晚把那些婆娘都接过来?明儿她们也能帮忙干活了。”

五个赶马夫的家人,到时候都会住在庄子里,但现在这种状况,老马场还没翻新好,来了也是多有不便。

“等庄子修好再说。陈盛,先告诉哥几个,先搭几间木屋,夜里方便避寒。”

春夜微寒,这要是再冻一夜,指不定要生病。

“东、东家。”已经换了一身新衣的喜娘,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徐牧正担心她又要说些打桩儿的话,却不料,喜娘只是小声小气地开口。

“谢谢东家……东家,离着村子不到四五里,有几个搬出去的散户,东家若是不嫌弃,我、我把他们喊来。”

徐牧神情微滞,酒坊庄子也只是刚起步,若是来的全是些女子,无法干得重活,便有点得不偿失了。

喜娘似是看出了徐牧的担忧,急忙又开口,“东家放心,有男人的,怕村子又遭山匪,才搬出去做了散户。”

徐牧松了口气,“这样吧,我让人骑马带你过去。不过我先说好,若是懒散之人,别怪我不讲情面。”

“明白,明白!”

“司虎,你带着去一趟。”

司虎急忙驾来马车,不忘挎上一张铁胎弓,待喜娘战战兢兢地上了车后,勒起缰绳扬长而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