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最新章节列表

军事历史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李世民许墨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幸福的爬爬虫”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伙计有些疑惑,不过…既然客人都这么吩咐了,那自然是要按客人说的办,反正他们是要给钱的不多一会,就备好了他们等水开、下了底料,嘶嘶哈哈地吃了起来春江楼固然是大唐最大的几个食肆之一但现在的烹饪手段无非就是煮、烤这两种,用得酱料只有大豆酱,香料更是只有胡椒一种,最能激发香气的孜然没有火锅的香,艳压了群雄不一会,就飘遍了整个食肆其他食客们嘴馋,让伙计也给自己来一份这样的吃食,这让伙计有些为难……

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作者:幸福的爬爬虫

角色:李世民许墨

火爆新书《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是由网络作者“幸福的爬爬虫”所编写的军事历史小说。作者“幸福的爬爬虫”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长孙皇后的那一份,她已经送过去了。买了二十张,送过去十张。剩下两个妹妹,她打算一人给两张,自己手里留六张。“那店家长什么样?”李慧拿过面膜,一边往自己怀里揣,一边好奇地开口询问…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第13章 免费在线阅读

袭人烧水洗漱去了。

许墨看了眼天色,摇了摇头,可惜了…他今晚还想再吃一顿火锅,但宵禁快到,那些摊铺应该早就收了。

而此时此刻,皇城里。

李丽质把和自己两个关系最好的妹妹,李淑、李慧喊了过来:“今个我去超市了,买了些面膜,分给你们用用。”

长孙皇后的那一份,她已经送过去了。

买了二十张,送过去十张。

剩下两个妹妹,她打算一人给两张,自己手里留六张。

“那店家长什么样?”李慧拿过面膜,一边往自己怀里揣,一边好奇地开口询问。

李淑也是差不多的神情。

她们俩虽然没亲耳听到父皇夸赞那位店家,但也是听李丽质添油加醋地描述过的,自然对那个…

在李丽质心里,时而高大强壮、三头六臂,时而低矮佝偻、鹤发童颜的店家,十分感兴趣。

也想知道,世上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奇怪的人。

提及许墨。

李丽质脸不由的一红,她深吸了口气:“那位店家啊,和父皇说的一样,是个胸无大志的人。”

“我辰时从宫里出发的,在那等了又一个时辰,那店家才迟迟过来开门!”

李淑一愣。

她是在深宫里长大,但…多少也清楚一些商贾的事,哪家商贩不是起早贪黑?恨不得宵禁不再,能彻夜营业。

哪有这种店家…都快到中午了才开门。

李慧摇着脑袋,她对商贾的事不感兴趣:“长相呢,长相如何?是不是真的三头六臂。”

李丽质的脸就更红了起来,摇了摇头:“哪有三头六臂的长相,岂不是妖怪了?那位店家啊,长相极其俊朗…”

她说着就想起了许墨,接着下意识吐出一句话:“而且很好闻。”

一说完,李丽质脸更烧红起来,心中涌出一股浓浓的悔意。

天呐,自己在说什么浑话。

怎么这种虎狼之词,竟会从自己嘴里吐出来。

两位公主愣住。

她们诧异地看着李丽质。

好闻…

这是个什么形容词?

身材、容貌、声音、乃至于感觉…这才是常用来描述一个人的词汇,从未听闻过,还能用嗅觉描述一个人。

而且…姐姐啊!

你和那店家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竟让你说出来,他很好闻这种话语。

“为什么会说他很好闻?”李慧歪着脑袋,满脸不解,“姐姐是闻过他,那香味是一种什么香味,桂花香吗?”

现在正是金桂满城的季节。

李淑也好奇起来,和懵懵懂懂的李慧不同,她知道一点男女之事,追问下,满满都是对八卦的渴望。

李丽质不自然地咳嗽两声,摆了摆手,拿起一张面膜,解释起来:“我同你们说,面膜这东西,用法可讲究了……”

任凭那两个姑娘再怎么追问下去,李丽质就是不说味道的事。

她一本正经,显得自己两个妹妹,就不是那么的正经。

这让李淑、李慧她们,心里抓肝挠肺地痒痒,对那个大唐超市的店家更好奇起来。

好奇怪究竟是什么味道。

她们吵吵嚷嚷,商议着究竟什么时候出宫去看看,明日…明日不行,明日有课,教书的是那位有名的古板大儒孔颖达,她们可以逃课,但后果就是母后的教训。

第二天。

许墨迷迷糊糊起床,袭人早就在屋外候着了,听到屋内的动静,开门询问了一声,便推门走进来,帮忙穿衣。

等出了门。

洗漱用的水都已经打好了,牙刷上牙膏也挤了出来——昨晚许墨就教了袭人怎么用这个东西。

等洗漱完,也就完全清醒过来。

他伸了个懒腰,看看天上的太阳,不由觉得这两贯花得真值,这就是奢靡腐败的生活嘛。

真好。

“洗漱过了?”许墨转过头看向袭人。

虽然身上还是那身破破烂烂,但昨晚洗了个澡,让袭人白了两个度,一团皱巴巴、黯淡的旱金莲,就绽放成了一簇娇嫩可人的绣线菊。

袭人点点头,小小地哈了口气。

牙刷那东西,她是头一回见,刷了牙直到现在,嘴里还有股冰凉凉的感觉,和一股薄荷的香气。

她早两个时辰就起来了,按照在家的时候,她这时候就应该喂鸡、劈柴,再去田埂里找找,有没有什么被人漏掉的荠菜、车前草。

但在这…

她刷了牙后,把院子里的东西规整了一下,就没事可做了。

一直等到日上三竿,说辰时起的郎君,真的就辰时起,而且…看日头辰时都差不多快要过去了。

“走,带你出去吃个早饭。”许墨挥了挥手,“把那半匹布拿上,顺便再买点东西。”

东市坊门早就开了。

随便吃了两碗汤饼糊弄肚子,又去布庄用那半匹布给袭人织了件衣裳——只是量好了尺寸,得过两天才能取。

许墨本以为多少得付点手工费,但布庄只要零碎的布头,甚至连裁衣剩下的面积超过一张手绢的整布,都会给许墨留下来。

又买了一些菜。

这就很不顺利了。

菜的种类实在太少了,应季的蔬菜就那么几种,藜蒿、也就是芦蒿,茭白、荠菜、秋葵,许墨甚至连个蘑菇都没看到。

肉…就更不用说。

猪肉腥臊,让许墨望而却步。

牛肉…牛肉是没有的。

这让想要买些牛肚的许墨很是失望,火锅没有牛肚,就等同少了一半的乐趣。

鸡鸭倒是有一些,但都是活的,买回去还要处理,许墨问了下袭人会不会弄,看她摇头后,就买了些鸡子回去,很贵,一文钱一个。

袭人家务会得很多,但她们家穷,连吃饭都是件难事,更别说杀鸡吃肉,她这辈子都还没吃过肉。

又切了两斤羊肉,也不便宜,腱子肉要一斤十三文,筋肉一斤要十文。

许墨眼都没眨,给买了下来。

袭人看着,不由有些心疼。

光买菜就用了三十多文,这够她原本那个家两个月的开销了。

最后,又去铁匠铺,交付最后一贯的尾款,把锅拿走,本来先前说的是让老板送来,不过现在有侍女在,碰巧顺道自个给拿了。

三口铁锅重达将近二十斤,袭人拎不起来,只能捧着那些菜,小心翼翼地跟在许墨身后,到了超市。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